骇客帝国还有多久到来?

自海底两万里和80天环游世界的梦想都成为现实之后,活在19世纪凡尔纳先生从一位科幻小说巨匠变成伟大的预言家。而关于21世纪迄今为止最大的预言则是:人工智慧,也就是AI,将成为人类的大管家,代替人类掌管未来世界的秩序。

当我们看到柯洁败于深度学习的2.0阿尔法狗,微软小冰出版个人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世界似乎在无可避免地向着更智能的方向走去。电影《骇客帝国》中的虚拟世界人生究竟有没有可能实现?硅谷钢铁侠马斯克的Neuralink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通过「脑机接口」,即把一个晶片植入到大脑中,用人机融合的形式,为大脑提供一个处理问题的即时AI。也就意味着,你可以随时保持和世界连接的能力。马斯克这么解释:「要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和主动作恶的AI,最好的办法就是人人都拥有一个可以控制的AI,这样至少保证我们占大多数。」

埃隆·马斯克

和AI一样蓬勃发展的还有可能造成人类史上最大移民潮的航空科技。星际旅行一直是人类恆久以来的梦想,对于那些富有冒险精神的人来说,蓝色星球还是太小。若有一天可能拥抱宇宙,与星际世界谈笑风生,即使可能遭遇黑洞、外族侵略等种种不可预知风险,也会有人愿意孤注一掷,踽踽独行罢。

当现在医学的发达程度已经可以让机械取代手、取代脚、甚至心脏的时候,那么用硅元素替代果冻质一般的大脑这样的终极问题也被摆上了台面。意识是什么?这个问题我想只有一个描述性的答案。正如神经学中那条由来已久的说法解释的那样:如果人类的大脑这么简单,能够让我们理解,那我们将会因为如此简单,而不能理解大脑。

也就是说,即便机械可以取代人体最核心的——大脑的绝大部分功能,但很有可能也无法产生自主意识。那么通过数据传输把大脑信息上传到云端,将生命体变成全机械化达到永生这样的逻辑就没法变成现实。但退一步说,现在的技术手段已经可以让人通过意识去远距离控制一些装置,比如通过VR眼镜遥控几公里之外你的汽车,战斗机飞行员用神经视觉辅助装置操作飞机等等。

《晓说2017》里,高晓松认为人类的未来会是胶囊时代,通过一个个维持生命和连接网络的可居住胶囊,把一切交通、情感交流甚至生理需要通过虚拟实境化实现。同时他也认为一定会有一些希望寻找「桃花源」的人,不甘心生活在这样虽然人人平等,但毫无真正自由的虚拟世界中。

换做是你,愿意接受这样肉体功能无限趋近于零,而精神层面的感官体验接近上帝视角的胶囊生活吗?我想大部分人的答案一定是不愿的。但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教皇也没能抵挡十字军,爱迪生没能阻挡交流电统治世界。

或许,明日最不想失去的,便是今天你最不愿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