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贾湖遗址埋藏多少世界之最?

新华网郑州11月1日电(记者桂娟、方栋)当人们为转基因水稻是否危害人类健康而争论不休时,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张居中还在苦苦追寻8000多年前的一个重要秘密:作为世界上最早的稻作农业起源地之一的贾湖遗址,先民们赖以生存的稻种从何而来?若是当地起源,他们又是如何驯化野生稻种,当时的驯化程度又有多高呢?

河南舞阳贾湖遗址位于淮河上游支流沙河南岸一个美丽小湖旁。1984年以来,张居中教授7次主持了贾湖遗址发掘工作,发现了房址、墓葬、埋狗坑等遗蹟数以千计,出土了大量陶器、骨器、石玉器以及鹿、猪、牛、野鸡等动物遗骸。

大量的炭化稻米、稻壳及石磨盘、石铲、石镰等农具的发现表明,贾湖是粳稻的初始起源地之一。在距今7000年至9000年前的东亚地区,有一支与同时期的西亚地区种小麦部族同样发达的种植水稻的部族。

稻米养活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研究先民驯化野生稻的过程,同样可以为今天培育优质稻种服务,因此备受关注。张居中希望通过国际学术界公认的小穗轴分析法,统计贾湖水稻的非自然落粒率,以了解水稻驯化程度,并进而探讨贾湖人栽培稻种的起源。

近年来,对贾湖遗址出土遗物的研究,一次又一次震惊世界。一支编号为M282:20的骨笛,今天依然能吹响河北民歌「小白菜」,是世界上最早的七声音阶乐器;贾湖先民还掌握了酿酒方法,酿造了目前已知世界上最早的「酒」。贾湖还是世界上最早的家畜驯养起源地之一、世界上最早的龟灵崇拜与卜筮起源地之一,并出现了人类所知最早的甲骨契刻符号。

大量文物标本显示,贾湖先民已掌握了房屋构筑、制陶、制骨、纺织、缝纫、人工养殖等多种技能,但张居中认为,这些还有待运用更多现代科技手段进一步深入研究进行科学的解读。

像研究水稻一样,带着多年来贾湖研究中思考的问题,目前,张居中带队对贾湖遗址进行了第8次考古发掘,全新的考古理念和方法,特别是残留物分析等高科技手段的运用,更多的世界第一有望得到证实。

正在进行的考古发掘中,1座房基旁又发现1座埋狗坑,这也是我国发现的时代最早的葬狗现象。在贾湖相继发现的10多座狗坑,几乎都出现在墓地边沿或房基旁,这一规律性可能有一定文化意蕴,狗是人类最早的动物朋友,活着时帮人打猎,为主人看家护院,死后仍然履行这一使命。

贾湖遗址内,出土了一大批纺织工具,如纺轮、骨针、缠线板等,许多陶器上还发现有网纹和绳纹等。通过残留物分析等手段,张居中在发掘出的人骨架腹部的泥土中,居然发现了古寄生虫卵。如今,一项新的研究正在实验室进行,如果能从人骨架腹土中获取古人衣物的资料,那么贾湖就很有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纺织业起源地之一。

日本鱼类研究专家中岛经夫,对贾湖出土的一个单元的鱼骨进行的研究表明,贾湖人捕捞的鱼有集中捕杀的迹象,如果得到验证,这里有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鱼类人工养殖地之一。

「贾湖文化提供了一个黄河、长江之间新石器时代前期的、居当时文化发展前列的相当完整的实例。」张居中说,「我们试图从环境与人、考古学文化与人类社会等方面对所获资料进行全方位、多视角的研究,以期达到复原历史之目的。」